资讯新闻

3G不宜混合组网 TD牌照不宜先发

2005-07-14 14:47:54作者: 互联网
9月的“3G在中国·2005全球峰会”正在逼近,中国3G牌照的发放、TD-SCDMA(以下简称TD)测试的情况,以及目前3G业务的创新等悬念正勾引着人们的好奇心。 

  “每年9月都是电信业的年关。”一电信行业咨询师说,因为每年的峰会上,国家各部委、几大运营商以及通信产业方方面面各部门都要做一个总结汇报。

  而年关将近,信息产业部电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所长宋彤、信息产业部负责3G测试的专家组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就上述大家关心的问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TD牌照不宜先发

  对于大家普遍关心的TD-SCDMA的测试结果,上述3G测试专家表示,现在测试还是按照6月底结束的进程在运作,但有一个总结整理报告的过程,现在报告还在编写过程中,并且还要得到相关部委确认才能对外公布。

  他还透露,信息产业部娄勤俭副部长下星期将到电信研究院听取报告和视察实验结果。他表示,至于TD下一步怎么走和发展,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验证,包括要看相关部委怎么推进和引导。

  而对此前大家对“TD终端测试性能不够”的质疑,该专家表示,目前TD终端没有明显缺陷,只是部分终端性能的稳定性还需要一段时间去提高,不同终端和不同系统互联之间还存在一些差异,比如这个手机在这个系统网络上测试合格,但上另一个网络可能有一些差异;从功能上看,TD的一部分手机已经能支持384K的速率,但成熟度和设备稳定性还需要在实际网络中大规模使用去验证。

  但对于某些“TD牌照可以先发”的观点,该专家表示,他个人和电信研究院都不支持这个观点。他说,从产业链的发展来说,三个标准应该尽量平等,不能为了其中某一个标准而牺牲其它的东西。目前WCDMA、CDMA2000都已经成熟了,而 TD只是牌照发放因素中的一个,牌照发放决定于多种因素,包括专利格局、避免重复建设等,并非某一个标准的因素。

  他还告诉记者,TD测试中,企业的主导作用增强得很快,目前华为、中兴和普天在TD的参与和主导作用已经非常大,大唐自己也不断地调整其战略部署,有意识地在开放产业链。

  不宜混合组网

  针对目前有“中国几大运营商在初期可以共建、共享3G网络”的建议,宋彤表示,运营商网络共享牵涉的因素太多,只是减少3G投资的设想之一,在中国难做到,研究院目前也还没有对此有研究。

  电信研究院标准所所长王志勤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无论是混合组网共建网络,还是WCDMA、TD等单独组网,在技术上都是没问题的,但是还是单独发牌照更好,因为单独组网尤其是TD单独组网对其产业的推进更大,混合组网可能反而会阻碍其发展。

  王志勤介绍,电信研究院标准所承担了WCDMA、CDMA2000全套系统测试工作,包括国内华为、中兴等企业出口海外的产品一致性测试均在标准所进行,此次TD测试95%都是在电信研究院的楼里完成。

  针对目前高通、爱立信、诺基亚等国际厂商都宣称自己在TD里占有专利份额,上述信产部专家表示,其它厂商也占有专利份额很正常,但专利的数量、分量以及核心度又不一样,“只是现在大家都有了份额,有了争个谈判的基础”。而作为和高通谈判的主要成员,该专家告诉记者,目前双方的认识也还有一定差距,还在磨合,谈判还在进展过程中。

  对于TD的国际化发展空间,该专家告诉记者,ITU(国际电联)给TD划分了55兆的频率空间,虽然不如国内划分的155兆空间大,但ITU对TD还是认可的,而且“TD还是从国内往国外逐步发展更合适”。

  不宜“以奥运会倒推3G进程”

  针对“3G缺乏真正的杀手级业务”的说法,宋彤表示,增值业务是3G的主要特色,尤其是移动视频业务是3G和2G最根本的区别。虽然目前只有短信在增值业务里发展最快,但手机音乐下载等娱乐业务也会逐渐发展起来,这些业务在日本、韩国已经证明市场表现非常好,而定位和远程控制等业务在欧洲也发展得非常快。

  “增值业务改变了传统通讯产业链的结构。”宋彤说,增值业务延伸了产业链的长度,从规模到内涵都进行了扩大,把整个通讯产业的盘子做大了。但从增值业务来说,不能做一个2G、2.5G、3G的明晰划分,因为不是某一两项业务就可以支撑起 3G整体的业务体系的;而且3G一上马,增值业务是否就能迅速发展,还要一个过程,因为3G本身网络建设和业务开发体系就需要一个过程,而且市场和用户对其也需要一个认识、培育的过程,还要和国家整体经济发展相匹配,包括国家对增值业务还有相关的通信管制政策。

  但宋彤告诉记者,随着3G上马,由于我国多个运营商的现状,国家政府管制应该加强,对电信行业宏观调控的力度反而要加大,包括资费、准入等配套法律法规都应该跟上,各个环节也应该更紧密结合,而不是像2G那样相对割裂。

  据宋彤介绍,电信研究院一直在跟踪国外3G业务的发展状况,包括业务的分类、规程和标准等,如网络、管制、终端等都进入了相当具体的研究。他表示,2004年是全球3G发展的高峰期,尤其是日本和韩国,业务运营和创新都走在世界前列,包括音乐下载等娱乐类业务,定位系统等应用业务以及新闻类等内容业务。

  而根据国外3G运营经验,宋彤表示我国3G应该淡化技术,而强调业务体验。至于牌照发放方面,欧洲因为牌照拍卖价格太高,现在已经有5个运营商将牌照退回了政府,没有退回的公司也在谋求互建网络等方式以减少运营成本,所以中国在牌照发放上是否继续采用拍卖方式,即使拍卖,拍卖金额也要下降,另外还可以考虑招标或者自定等方式,这些都有待研究。

  最后,宋彤表示,根据“2008年奥运会中国要提供3G服务,来倒推中国3G时间表”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即使在奥运提供3G服务,也完全可以采用先在北京、上海等几个大的城市、场馆搭建网络,而这并不代表中国整体3G的发展进度。